正念冥想缓解疼痛的脑神经机制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常识着使用正念冥想减轻的痛苦,但是直到最近,神经科学家才开始明白这种机制是否以及如何真正的起到了作用。在一项最新的研究中,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的研究人员测量了正念对疼痛感知和大脑活动的影响。(doi.org/gqgnfv)

2022年7月7日发表在《疼痛》杂志上的这项研究表明,正念冥想中断了参与痛觉的脑区与产生自我感觉的脑区之间的交流。文章认为,在正念冥想的这种机制中的疼痛信号仍然会从身体传递到大脑,但是个体对这些疼痛感觉的权利却没有那么多了,因此他们的疼痛和痛苦减少了。

Fadel Zeidan博士解释了痛觉权减少的原因。

“正念的一个核心原则就是——你和你的体会不一样。正念训练你体会自己的思想和知觉,同时让你不要把自己的自我(ego)或自我感觉附加在思想觉知之上。”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麻醉学副教授、资深作者Fadel Zeidan博士说,“现在,我们终于看到了大脑在急性疼痛的体验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在研究的第一天,40名参与者接受了脑部扫描,同时对他们的腿施加了热疼痛刺激。在经历了一系列这样的热刺激后,参与者必须在实验期间评估疼痛的平均程度。

然后,研究人员将参与者分为两组。正念小组的成员分别完成了四组20分钟的正念训练课程。研究人员指示他们专注于自己的呼吸,接纳自己的想法、感觉和情绪,以减少自我参照(self-referential)过程,同时不需要进行判断或作出反应,以便让其自然消失。对照组的成员花了四节课听有声读物。

在研究的最后一天,研究人员再次测量了这两组被试的大脑活动。与之前的操作不同,研究人员要求正念组成员在热疼痛刺激时进行冥想,而对照组则闭着眼睛休息。研究人员发现,积极冥想的参与者报告疼痛强度降低了32%,疼痛不适感降低了33%。

“我们非常兴奋地证实,你不必是一个专业的冥想者就能体验到这些止痛效果。”Zeidan说,“对于寻求快速有效非药物缓解疼痛的数百万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

当团队分析了参与者在任务期间的大脑活动之后发现,正念引起的疼痛缓解与丘脑和默认模式网络之间的同步性降低有关。

丘脑(thalamus)负责将输入的感官信息传递给大脑其他区域。默认模式网络(default mode network)是一个人走神或处理自己与外界相反的想法和感觉时最活跃的大脑区域集合。

这其中的一个默认模式区域就是楔前叶(precuneus),该区域与自我意识基本特征有关,也是当一个人失去意识时第一个离线的区域之一。

另一个脑区是腹内侧前额叶皮层(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vmPFC),vmPFC包括几个共同作用的亚区域,这些区域一起工作,以处理这些体验的相关性和关注程度。

这些区域被去耦(decoupled )或失活(deactivated)的越多,参与者报告的疼痛缓解程度就越大。

“对于许多与慢性疼痛作斗争的人来说,影响他们生活质量的,并不是疼痛本身,而是随之而来的精神痛苦和挫折。”Zeidan说,“他们的痛苦成为他们的一部分——他们无法逃避这些——这加剧了他们的痛苦。”

正念冥想让人们放弃了对疼痛的自我参照评价——这种机制可以为疼痛治疗提供一种新方法。正念冥想也是免费的,可以在任何地方练习。

尽管如此,Zeidan说,他希望人们能够更加方便地获得相关训练,并且将这项技术融入到标准的门诊程序中。

“我们觉得自己发现了一种和阿片类药物不同的疼痛机制,默认模式网络在这种镇痛中起着关键作用。我们很高兴继续探索正念的神经生物学及其在各种疾病中的临床潜力。”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没有回复内容